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6)

写在前头:1.人物可能ooc

                 2.身体+++++++灵魂对应如下:

                   进藤光(身体)++++++塔矢亮(灵魂)

                   塔矢亮(身体)+++++和谷义高(灵魂)

                   和谷义高(身体)++++越智康介(灵魂)

                   越智康介(身体)+++++绪方精次(灵魂)

                  绪方精次(身体)+++++进藤光(灵魂)

                 3.想找(5)的点我

 

(6)原来这家伙是这样的…(下)

亮光合租的公寓离绪方的住址不远,很快计程车到达目的地停下来,司机一边打小票一边好奇的不断看向两人,这两人的长相打扮跟自身气场太不搭了,他也算见多了各式人的,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眨眨眼睛收完钱还是忍不住朝“塔矢“笑嘻嘻地说道:”小伙子长得挺斯文,没想还挺活泼,不错不错~~“

 

被个陌生人夸奖,”塔矢“不由脸红,连忙谦虚道:”哈哈哈,您过奖啦~“

 

什么过奖?!收完零钱的”进藤“一肚子怒气加一脑门黑线,这家伙整整唠叨了一路,无比欠扁的旁敲侧击着自己和光的八卦,就算一直以沉默对应,他也能不减热情的自嗨,一个人在那各种胡乱猜测,这也就算了,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脸原来也能笑得那么令人讨厌,简直是连自己都想揍几拳把那自以为是的八卦嘴脸给打烂,也不知道这和谷是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因为那是自己的身体,他早把他直接丢出车窗外。忍不住瞪过去一眼让对方收敛,对方直接无视了眼刀子照样用他的脸对着司机笑得腼腆。

 

司机先生收完钱满意的目送两人下车,末了匆匆对着一直黑脸的“进藤”说道:“小伙子很帅气,不要一直蹦着脸嘛,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跟朋友说呀,怒气憋心里不好哦~”

 

说完确认两人关好门就扭过头动作麻利的开车走人了。

 

“……”

 

“哈哈哈~说得好啊,怒气憋心里不好哦~”

 

“……”

 

“诶?你生气啊?”

 

“……”

 

“你为什么生气啊?跟我说说嘛~”

 

“……”

 

“有什么好生气……哎你别走那么快….喂…..我没钥匙的你别关门啊,喂!”

 

给他的回答是好大一声无情的关门声。

 

看着眼前闭合的大门,和谷内心一阵满足,啊哈哈哈,终于出气了出气了!塔矢亮你也有今天啊哈哈,以前都是你在让人生气,今天终于让你也生气一回啊~

 

自从早上忍不住亲手揍了自己的身体后,他就发现了,看着严重OOC的“自己”,是个人就镇定不了,内心那愤怒根本控制不住,随便撩一下就能火山爆发,欠扁的“自己”可比平时看到的任何讨厌的人都讨厌多了!

 

哎,我就在门口站5分钟再敲门好了,要不塔矢亮一个忍不住现在疼的可是自己。

 

不过热心的邻居没让他在门口站5分钟,刚下班喝酒回来的邻居看到“塔矢亮”吃了一惊,关心道:“塔矢先生你没带钥匙?进藤可能也没带啊,要不直接找房东太太上来开门?”

 

“……”进藤你这是被邻居逮到多少次没带钥匙啊?

 

 

而一进门的塔矢亮马上走进了进藤光的房间。

 

书桌右手边抽屉……第2本第3本……黑色和白色厚页……有了!

 

拿着沉甸甸的本子,塔矢亮一阵甜蜜,进藤光看着大大咧咧,又记忆力惊人,据他说他所有下过的棋从来不需记录,无论是顺序还是当时的想法,想回忆时候随时都能记起来,加上本人那么懒,所以塔矢亮一直以为进藤光是从不记棋谱的。没想到却为两人做了专门的棋谱。

 

而且是“不能让第三人看到的东西”!

 

想起上午他说这句的时候,虽然是用着“绪方”的脸,但眼睛和声音里的认真却和平时的进藤光一样。塔矢亮觉得之前被和谷激起的怒气都消失无踪了,心里一下被进藤光填得胀满根本就容不下一丁点其他人其他事。

 

怀着这份心情,塔矢亮小心的翻开厚封皮,第一页第一行是日期,2014年7月25日傍晚,棋社,是一年前的了,接着是一张棋谱,塔矢亮看一眼就弯了嘴角,是自己赢了。

 

塔矢亮稍稍想了下,就记起了这一局棋,除了那天天气特别热,进藤光走进棋社时已经满头大汗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这只是两人又一次不约而约的在棋社里碰面后的对局,像这样的对局是那么的日常,在想找人下棋的时候总会先想到彼此,然后就默契的到棋社等,最后总能满足的等到对方并满足的下完棋。两人也就是在这么些没有事先约定的“约会”里渐渐抓牢对方,等到两人注意到时,已经把彼此变成了对方最重要而最特别的人。

 

从不浪漫的塔矢亮突然觉得这是进藤光写给他的情书。

 

然后,他才开始看棋谱下面进藤光歪歪扭扭的字。

 

“塔矢亮这个笨蛋,竟然在125的时候刺,早知道我就应该在前面104的时候就夹了,然后他就只能退退退,再断了他中腹的子看他还怎么进攻,塔矢亮大混蛋,明明前面73的时候那么弱鸡的避开不敢进攻的,让进藤大爷我在左上角大收获,现在中盘都要完了还来做进攻,一直以为塔矢你是个坚持到底的人,真是看错你了!你这么摇摆不定害我的大龙瞎了眼才会被你砍死的。胜率现在是进藤大爷vs塔矢笨蛋778:792,再来15局塔矢亮你就被我追上了!!

备注:塔矢笨蛋在57和73都是大昏招!”

 

“……”

不得不承认,这情书有点……独特……

 

再翻下去,后面都是差不多的样子,第一行日期,地点,然后棋谱,吃子记录,最后一大段歪歪扭扭的字,讲述着进藤大爷跟塔矢笨蛋的故事……最后一张日期是出一个月前两人上飞机前一晚的对弈。再翻回白色那一本,第一页是4年前名人预选赛的对局。

 

那是两人真正的第一局。

 

不知道到两人有生的最后一局棋,要写满多少本这样的厚本子?

 

塔矢亮突然很期待,也许该去定制一个书柜,然后努力填满它!

 

可惜期待的都在未来,现在要先处理的是门口的人。

 

不过和谷是会老实在门口站着等待的人么?他从进门到现在至少10分钟过去了,意料中的敲门声却一直没出现。

 

怀疑地打开门,门口空荡荡的只有风。

 

去哪了?

 

抽出手机还没拨号,一个气喘吁吁的“塔矢亮”出现了。

 

不过一阵子,“塔矢”不见了之前在车里的热络,脸上也不再带着过分八卦的笑,恢复了正常的和谷。

 

这家伙之前真的是故意的!

 

“去哪里了?”

 

听出对方话里的火气,“塔矢“只是摆摆手,准备进屋,顺便回答:“刚刚鹤田先生说进藤以前曾经爬窗进来,我想去试试,结果窗户关死了根本进不来。”

 

“爬窗?”“进藤“嘲讽出声,冷冷的关上门。

 

“哦,就是那扇窗,”“塔矢”一脸失败的指指某间房间的小窗。

 

那是自己的房间里正靠着书桌的小窗,正对着东南面,每天早晨阳光会从那里跳进来渐渐撒满房间,所以刚搬进来的时候,他总习惯打开或者留一条缝,可惜不久之后一次出差归来,进藤就常常担心的嘱咐他一个人在家时一定要把窗关上。再后来,就直接被进藤换成了带锁扣的玻璃窗,平时一直锁住,窗帘一拉阳光就进来。

 

而进藤光自己房间里那扇靠床的窗却一直各种大开着。还曾经因此让雨淋湿了床。

 

很好,进藤光你很好。

 

在自己出差的时候还敢不带钥匙,还瞒着自己爬窗,这里可是3楼,摔了自己可赶不回来!

 

“喂,你干嘛?”“塔矢”看看怒气爆棚的“进藤”,摇摇头,“原来进藤的脸生起来也是很可怕的啊~还是说你塔矢亮的可怕就算用进藤的脸也拯救不回来?”

 

对于这种恶劣调侃,“进藤”直接当没听到,走进厨房煮水。

 

“不过,你是不是很少锻炼啊,刚跑了点楼梯爬了一下楼层就喘得不行。”“塔矢”跟进了厨房,准备给自己洗个杯子,他可不敢指望塔矢亮。

 

而“进藤”继续将他当空气。

 

“进藤偶尔会打个球跑个步,你有做运动吗?不只脑袋棋士的身体也是很重要的.”

 

“……”

 

“哎,算了。”受够一个人自语,”塔矢”洗完杯子就放下不管,”我在外面等你,待会给我点新的洗漱用具,我想睡了,如果你要收拾进藤的房间的话,等明天吧,我今晚睡大厅沙发就好.今天大家都累了.”

 

说完就很干脆的留下”进藤”,”进藤”看着还没烧开的水,轻轻的叹了口气.

 

很少跟同龄人相处的他其实并不大知道该要如何应对这种自来熟式的关心.

 

塔矢亮不自觉的抓抓额前黄金,进藤光真的就像阳光,能轻易笑容灿烂的跟身边的人打成一片,而自己……真的能扮演好他吗?

 

 

大厅里的”塔矢亮”此时很不塔矢亮的摊在沙发上,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啊,明天醒来就恢复正常的梦啊,塔矢亮这个角色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礼貌,矜持,得体的跟各种长辈前辈打交道,在围棋的战场上坚定着自己信念,顽强不屈的挑战着一个个强者.这个梦要持续多久?如果真的是一个月,他会不会在那些战场上崩溃?他好怀念自己那个小小的房间,自己在那里一步步向前进,虽然进步微小,但是不断努力,终有一天也能像塔矢亮进藤光他们一样闯出自己的天地的……

 

在和谷怀念的小屋里,”和谷”正对着镜子小心的给脸上小小的淤青上药贴ok蹦,然后对着镜子360度观察着,淤青主要集中在身上,脸上其实只有那一小块,也不肿,贴上ok贴后称着褐色的头发浅色的眼睛,更添了一股青春放纵的不逊,”和谷”满意了.站起来打开衣柜,却只看到各式衣服被蹂躏成一团团杂乱无章的堆成一堆,根本分不出有没有清洗过……

 

打开搭配条理摆放整齐的衣橱,指指最满意的条纹连帽卫衣,一旁等待的佣人很快搭配出两套色彩协调的服饰.”越智”满意的勾勾嘴角,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会配衣服只能天天穿白西装了~~~

 

而明天即将再次面对满衣柜白西装的”绪方”正四肢打开的睡得人事不醒……

 

仓田看着面前眼花缭乱的一叠拉面餐单,不自主的打了个饱嗝…

 

错过国际赛事连带躲过一劫的伊角放下满手的红月亮照片,转头去看窗外的月亮一眼,有继续投入杂乱的科学资料里……

                                                                  ------------TBC

评论 ( 2 )
热度 ( 7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