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5)

写在前头:1.人物可能ooc

                 2.身体+++++++灵魂对应如下:

                   进藤光(身体)++++++塔矢亮(灵魂)

                   塔矢亮(身体)+++++和谷义高(灵魂)

                   和谷义高(身体)++++越智康介(灵魂)

                   越智康介(身体)+++++绪方精次(灵魂)

                  绪方精次(身体)+++++进藤光(灵魂)

                3.想找4的点我~

 

(5)原来那家伙是这样的…(中)

 

几个钟头一系列检查下来,“绪方”简直被折腾得生无可恋。

 

刚开始安排做脑部CT和血检查时,他是无限配合的。在”越智“家跟医院不可言说的关系背景下,所有检查结果都将以最快速度出来,对此,肉体“绪方”非常满意,灵魂绪方更加满意。于是,厚重镜片后的小眼睛明光一闪,一旁接待的小护士一鞠躬,只花了5分钟开出来一打检查单。

 

“绪方”被拖进彩超室做内脏检查时还有点懵逼,做到一半时很是不耐烦想反抗,却因为检查医生一脸认真而作罢。又想到外面一起跟来的“进藤”也没出声反对,乖乖认了命。

 

做完彩超,“绪方“五脏完好健康。肉体“绪方”向灵魂“绪方”看了一眼,他至今还记得这人跟sai下唯一的一局棋时,明明已经快醉倒,到了室内依旧要再开一瓶继续喝的情景。平时也耳闻过绪方十段的放松方式,加上棋士高压紧张的生活,如今能依旧保持健康真是太好了。而灵魂“绪方”则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但接着就被要求做胃镜检查,“绪方”一看检查单脸色发白转身就要跑,连一直旁边看着的”进藤“也出声抗议“越智“做得太过,但”越智“只一句话就轻松将他策反,亲手把”绪方“拉回来做检查。

 

一番折腾,“绪方“脸色跟检查物一样白,”进藤“拿着结果单瞪了”越智“一眼,“越智“只是无奈的耸肩。“塔矢”好奇的伸头过去看,彩图上的胃图点点发白,下面一行又一行的字列着7大点。“绪方”对着“越智”满脸控诉,怪不得一早上起来就胃疼,一喝可乐还更疼…这是酒精没把肝喝坏,却先把胃喝穿……

 

“越智”有点小心虚,转身吩咐小护士把生活注意整理好送过来。

 

但这还没完,当小护士微笑着把医疗小杯子递过来时,“绪方”只想把它狠狠砸到“越智”头上去,可是眼睛描到旁边皱着眉头的“进藤”身上,便叹了口气。至此,他们都已经想明白,混蛋绪方这是想一次解决身体检查。棋士生活一直紧凑而各种奔波,作为高段并且有头衔在身的绪方十段生活肯定更加要命,除去应酬,偶尔花心一下约会女朋友可能都要抽出时间来,更别提要浪费一整天在医院里各种折腾。平时不做现在有时间有人帮着做,这机会当然不可能放过。但明知是在帮人做嫁衣,现在身体是在自己身上,再无奈也要做,清楚点总比糊里糊涂再犯病好,而且也能安了塔矢的心,一起住那么些时间,对方对自己有多关注他是知道的。再说,当事人都不介意暴露隐私了他也就辛苦一下而已。啊,虽然现在还有点……恶心……

 

看着“绪方”进了厕所,“进藤”眯了眯眼,完全肯定的问道:“师兄,你今年棋院的健康检查报告还没交吧!”

 

“越智”脸上都是压不住的心虚,以前好玩弄的小师弟在跟进藤一起后早已经一去不回,如今只变成了攻气满满的护妻狂魔,本来计算着借此机会完成身体检查顺便出口恶气,但想到未来可能遭受的报复,怎么想都觉得是失算……

 

幸运的是,一整套检查下来,长期不健康生活的绪方十段除了胃溃疡外,其他一切健康。因此也证明灵魂调换只能影响心,不能影响身。

 

只是再怎么健康也敌不过医院检查这个大杀器,就算现在内里是出了名的元气宝宝活力无限的进藤光,各种仪器轮番下来,现在的“绪方”可完全蔫了。“越智”只能一边努力无视着“进藤光”关心同伴之余偶尔瞟过来的压迫性瞪视,一边让司机开快点把胃痛的“绪方”大前辈送回家休息。

 

又可能实在受不住师弟的眼刀子,一到绪方家,“越智”帮忙把打包的粥品饭食等拿入室内,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家几句,喂了几口鱼食,连吩咐几句注意事项都没有就一溜烟跟着司机闪人。

 

一同进来的“塔矢“还没来得及感慨绪方公寓跟自己房间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就看到“绪方“抚着胃一脸惨白,对着一桌子食物无动于衷,平时蹦蹦跳跳喜好和自己抢食的进藤光现在换了副皮就变得柔弱不堪食不下咽,而一旁的人平时冷酷孤傲现在用着进藤光的脸紧张担心的忙着夹菜安慰,一直以为所有人里就他接受良好,现在面对这两太过突变的画风,实在让他接受不能,总感觉人设崩坏世界要完。

 

没检查之前只感觉一点点疼不在意,看完检查报告后“绪方”是觉得自己整个胃都在疼。现在就算给他最爱的拉面他都不一定有胃口,何况是这种只在感冒才会出现的粥,但看看一直在给他夹菜的人,忍耐的咽下一口,可怜兮兮道:”塔矢,你是对的。“

 

“嗯?“

 

披着“进藤光”皮的塔矢亮看一眼抢先自己嗯?出声的“塔矢亮“一眼,继续夹菜。

 

“绪方”继续可怜巴巴道:“我以后再也不乱喝饮料乱吃汉堡乱吃拉面,不喝酒不抽烟,一定多多锻炼身体……”

 

“塔矢”感觉眼睛一阵辣痛,天,现在只是胃溃疡不是得绝症,而且也不是进藤光得的,是那个烟酒不计的绪方得的,过几天魂换过来了照样一条好汉,你原来的身体不知多健康你干嘛一副忏悔样啊!

 

而“进藤”一副正经脸:“嗯,以后我监督你,跟我一起吃米饭。”

 

“塔矢“:”......“

你好像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塔矢亮对局时间不吃午饭”的事棋院里几乎人人皆知,就凭这样你能监督什么啊!!

 

可人家不这样想,努力吃完一碗粥的“绪方”信任的点点头:”嗯,你监督我我放心。“

 

”塔矢”眼泪都要辣出来,原来这两又是在变着花样秀恩爱!!!如果不是要等“进藤”一起回去,他真想扔了两人自己跑掉。

 

 

出绪方家门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绪方”吃了药后不再那么弱柳扶风,但眉间的困倦还是清楚,很快就想上床睡觉。这一天所有人都够呛的,“塔矢”“进藤”也决定早点回去休息。

 

打开计程车门,“塔矢“想了想说:”其实我们可以明天再回去。“

 

”进藤“听完动作一点停顿都没有,率先坐进了车里:”明天我要去进藤家,从这里去太远不方便。“

 

”塔矢“见”进藤“不领情,也就不再说,只是心里依旧嘀咕:我都不怕被虐狗了,你干嘛还假矜持,明明就很担心不想走。

 

“进藤“笑笑:”进藤没那么弱,他明天早上醒来肯定不想见我们。“

其实面对那样的进藤光,他也很是无措,从来都不相示弱的对手突然变得脆弱不堪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变,更何况两人并不是简单的对手,更是互相看重的爱人,如果自己一直表现担心,进藤光只会更加紧张。看他刚刚一副悔悟的样子,塔矢亮一副后怕之余也有些好笑,那么急着当面表将来,不只是因为自己疼,更是因为怕他会担心吧。幸好真正的进藤身体健康,只是因为突然间回不过神才会那么着急,等明天回过神来,明白胃痛的是绪方,跟他进藤光塔矢亮都没太大的关系后,再想起刚刚的表忠心,一定会脸红吧?所以,还是给他点独自脸红的时间吧~

 

可是刚刚的目击者并不只有小两口,看戏不嫌事大的“塔矢”一听就笑出声,“哈哈,早知道刚刚应该录起来,不管是进藤还是绪方老师,刚刚那副样子真的百年难得一见啊~“

 

“......“

麻烦你不要用我的脸笑得这么贱兮兮的好么?

 

感受到来自身体本尊的气势压迫,”塔矢”勉强收住笑容,清清喉咙说:“待会我们怎么办?我先说好,我睡相不好。”

 

回答他的是一串嫌弃的眼光。

 

“......”他从来不知道进藤光那双明亮的大眼嫌弃起人来杀伤力这么大。

 

“昨晚那是我的房间,今晚你睡光的房间,在你进去之前我要先整理一下。”

 

“整理?不用不用,我平时房间也很乱,进藤弄得再乱我应该都能忍受......”话还没说完又受到一记杀人于无形的嫌弃眼光,和谷感觉内心想杀人,如果不是看在进藤光的面子上,他真的不想忍眼前这个”进藤光“,要知道他可是一直看不顺眼塔矢亮这一副瞧不起人的做派。现在用着死党的脸依旧让人看不惯,但是转念一想,想到了某处,嘴角一弯,问:”是不是他房间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

”进藤“握紧拳头忍耐,你真的不要再用我的脸笑成这样子了,否则,后果自负!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