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AKI与AKIRA(3)

(3)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有试探你啊,可是白天的你对晚上的事一无所知,我想我说了你也不信,时间久了你总会发现的。所以我就等啊等,后来发现这样也不错啊,白天你是朋友TOYA,晚上你是恋人Aki!实话说,对着白天的你,我肯定是吻不下去的。不过晚上我们可是很甜蜜的。”

“所以我们……”

“早就做了哦,”某人笑得像只满足的猫,“上次我不是输掉本因坊的头衔么,还在你面前哭了,那天晚上Aki就乘虚而入了,真是卑鄙啊。”

“那不是…快半年前的事了么?”所以,那天晚上的事也不是梦了?

“对啊,从那天晚上开始,Aki就越来越无耻了,我还……”突然想到什么,某人很及时的打住了话尾。

但是同住三年造就的对彼此的直觉可不是盖的,塔矢亮语气深沉:“所以,有时候我早上起不来,是因为我们……玩通宵么?”

“才不是!”也许是为了掩盖住害羞,某人快速反驳:“那肯定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了,给你下了安眠药的结果。”

“……”所以,偶尔那些殷勤的睡前牛奶不是什么担心自己,只是想让自己一觉睡天光么?

“所以说,如果不是昨晚,你就要和我继续这样下去么?”
“都说了,不是和你,是和Aki。”

“Aki不就是我么?”

“不是!”似乎被踩到尾巴,某人大叫起来:“Aki是Aki,Aki会说喜欢我爱我,会吻我,会安慰我,会问我下棋开不开心!但是TOYA你只会和我吵架,只想和我下棋,只关心我能不能赢棋!TOYA我连叫你AKIRA我都不敢!”

“我……”我也……我也爱你……进藤光……

“说不出来就别说!”仿佛看透一切,某人又躺回椅子上:“我觉得这样很好,你不知道Aki,但是Aki知道你,只要你同意,我们就这样继续吧,白天你是TOYA,我们努力向神之一手进发,晚上你是Aki,我进藤光唯一的恋人。我们一起在这间房子里开开心心生活吧。”

塔矢亮握紧拳头,什么叫开开心心生活?这算什么?那他一直以来的忍耐算什么?

一间屋子两个人三个灵魂,怎么可能开心?进藤光你不觉得太拥挤了么?

望进那双橄榄绿眼睛,平时那么灵光动人,现在,却为了一个虚假的人格来哀求我么?为什么我们一同住了这么久了,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你?

Sai是这样,Aki也是这样,进藤光,只有我走不进你的心里么?

伸手盖住那双眼睛,塔矢亮忍住悲伤寻回理智:“我待会就去看医生。”

手掌下有液体划过,温暖的。

“进藤。”试探的把人拉进怀里,塔矢亮安慰的拍拍那双抖动的肩膀:“光,我们重头来过吧。”

不管怀里突然僵硬的身躯,塔矢亮继续有节奏的拍着对方:“我只是不知道你会愿意,我不说爱只是怕会伤到你,光,我会爱你的,连同Aki的份,我不会再让你伤心的。”

“不要!”

怀里的人狠狠的把他推开,泪眼婆娑间仿佛有恨意划过。

“光,Aki是不存在的。”

“不是!”

不顾对方挣扎,塔矢亮强硬的再次把人搂进怀里:“光,你以后就叫我Akira,我爱你,不只爱你的棋,也爱你的人,就算没有Aki我们也会很开心的。”

“Aki…ra,”颤抖的双手绕上对方的颈部,抱紧:“Akira…”
“嗯,光,我在这里。”

“Akira.”

“嗯。”

“Akira…”

“嗯,光,我爱…”

突然,颈部一阵钝痛,塔矢亮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进藤光手中的小花瓶。

“光……”

被泪水洗刷着的软玉眼瞳清澈干净,却也泛起冷冷的光芒:

“Akira,可是,我不爱你。”

“光……别哭…..了”好想伸手擦掉那些东西,可是手…好沉。

是么?我还不够力量把你抱起,让你不再流泪么?

陷入黑暗前,塔矢亮终于看到最爱的人又展开笑脸。

一抹阳光的,满足的,残忍的笑……

评论 ( 4 )
热度 ( 6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