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3)

写在前头:1.人物可能ooc

                 2.身体+++++++灵魂对应如下:

                   进藤光(身体)++++++塔矢亮(灵魂)

                   塔矢亮(身体)+++++和谷义高(灵魂)

                   和谷义高(身体)++++越智康介(灵魂)

                   越智康介(身体)+++++绪方精次(灵魂)

                  绪方精次(身体)+++++进藤光(灵魂)

             3.找(2)的点我~


(3)只要活着就要过日子。

 

最终和谷并没能把自己的身体揍个半死来验证灵魂是否能因为惊吓出窍。原因是绪方的手机突然响了,而手机主人不耐烦的看着他们打架时很是顺手的按通了通话键,等到开口,才发现声音并不是自己的,所有人一下子如同被按了暂停键一样静了下来。

 

手机彼端是棋院的出版社总编天野先生,听说了绪方请假的事特意打电话过来问候,毕竟是头衔在手的高段棋士,一有点风吹草动的还是有很多人关心的。

 

进藤光反应过来伸手要接过手机,却看“越智”眼里的光一闪,很快捏住自己的鼻子回答道:“叔叔,你打错了哦~再见!”然后不等对方回应果断的掐断了通话。

 

众人:“……”

 

“越智”耸耸肩,把电话递给自己身体,一副“难道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么?”的无赖表情,也不管其他人如何抽搐,自己拿了桌上的可乐喝起来。

 

而不出所料的,“绪方”手中的电话很快响起来,进藤看着它不断作响脑中飞快的计算自己如果也说“你打错了再见”后接下去要怎么办。算来算去最后还是认命的接起来,按着绪方平时的语调:“摩西摩西,天野桑么?”

 

“哦,绪方老师,我是天野,听说您身体不适,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对方还是按着前一通电话的台词来,没问刚刚打错的事,“绪方”松了口气,慢慢在语气里加点虚弱道:“啊,没事,刚吃了药好很多了,劳您担心。”

 

“没事就好,希望您保重身体,10天后的本因坊循环赛最后一赛大家还在等着您和进藤七段的精彩对决呢,这次无论是您还是进藤七段夺得挑战资格,都让棋迷们期待。不过进藤七段今天早上也请了假,希望他也没问题。”

 

“进藤七段?放心,进藤七段身体棒棒哒,这次他一定会拿下本因坊头衔的,嗯!”

 

“……什么?你说什么……绪方老师?”

 

“绪方”一回神就发现所有人包括自己的身体正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己,只能打着哈哈:“我是说……虽然进藤七段很厉害,但我也很厉害的,哈哈哈…..”

 

饶是隔了条电话线,但语调如此怪异的绪方实在让人感觉不对劲,敏感如天野更是不可能错过,他猜想着如日中天的棋圣*十段已经被后辈们威胁到一点也不能放松的地步,所以他犹豫了下还是说:“绪方老师,您哪里不舒服,要不到医院去看看?”

 

“啊,没什么啦,就是早上醒来时眼镜没戴好,从大床上跌下去撞到了头,又在浴室里摔了一大跤,不料又撞了同一个地方,结果那里肿了个大包,头也很晕才请假的,不过现在头已经不晕了。您放心吧。”

 

“……”天野觉得这位双头衔棋士可能已经被逼得连觉都睡不好了才会这样神经紧张,对比这次国际赛几人的成绩和实力也知道这人现在面临的处境有多辛苦,不由安慰道:“您好好休息,我晚点再给您电话,棋赛的事还请您放宽心。”

 

“…… 哈哈,好的,再见……劳您关心非常感谢….”

 

收了线,“绪方”大大呼出一口气,虽然表现不怎么好,但是总算过了一关~

 

塔矢亮拿过手机,自从向自己坦白sai的事后这人已经很久没这么紧张失措过了,于是安慰的给他摸摸头,谁知一摸真的摸到了个包。急忙给他拨开头发查看,幸好只是肿了个小包也不红不流血,应该没事。

 

敢情这人刚刚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啊…..

 

“越智”却放不下心,这一早上醒来到现在就没一件好事的,而这家伙竟然撞了他的头!越想越不妙,为了安全起见决定要把身体拉医院好好让人检查一下。可惜现在身体的支配权并不在自己身上,“绪方”一下甩开手,一脸防备的瞪着他摆明不配合:“真的只是就小撞了一下,别想我会去医院……”“越智”瞪着他想按现在的小身板要怎么让人配合,接着就看他突然一顿,双眼发亮很配合的点头道:“不,我去!”

 

“咦?”“塔矢”看着好兄弟翻脸比翻书还快,翻个白眼捧场。

 

“嗯。”“进藤”自然知道这人想借机让医院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线索,但是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便说:“医院可以晚点再去,现在要想想我们在找到解决方法前要怎么过。”

 

只要还活着,不管壳和魂如何乱套,就还是要生活。他们还有亲人朋友还有事业爱情,不能让更多人担心,更不能把以前的生活毁掉。

 

话一说,众人也不再闹,纷纷看着自己的肉身沉默,眼中流露饥渴,快把我的肉身还回来啊!!!

我还要打本因坊赛/升七段/卫冕/进循环圈/压倒某人……

 

伊角在一旁看着众人,主动打破沉默:“要不你们就先互相假扮着,彼此为身体的主人好好过这段日子?”

 

众人眼里默契的闪过一阵不甘,但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自不会放任自己的身体有毁自己形象的事,而且彼此之间不是两两穿越,倒是可以互相牵制一下。

 

“越智”考虑几秒,率先答应:“那就以这里做为据点,无论谁找到线索,都到这里集合讨论,有什么问题也到这里解决。”

 

“和谷”嫌弃的扫视着这件小公寓,本能的想反对,但是细想一下马上改了方向,诚恳的看着“越智”说:“我想回家住。”

 

“越智”眯下眼睛,很怀疑的扫视着,问:“你平时会带和谷回家么?”

 

“和谷”:“……”才不会,绝对不会!

 

“越智”上下扫完他一遍,又问:“就算带回去,你会让他住你房间用你的东西么?”

 

“和谷”一脸像吃了狗屎一样:“……”打死他都不会!

 

“越智”挑挑眉头,又问:“那你回不回去又有什么区别?我觉得这里不错啊~”

 

“和谷”正想反驳说区别大了去了,家里有佣人有空调有家庭剧院有暖床有大餐,这里有么有么有么?但还没开口,就看到旁边的“塔矢”已经黑着脸,把拳头握得咔咔响,如果他敢说一个这里不好的字,那家伙肯定再次不顾自己的肉身下狠手,于是只能委屈的扁扁嘴:“……”

 

“越智”好笑的看着这两人,如果只是这两人互换了身体,一定很有趣,他当初就不该跟着他们瞎许愿,像伊角一样在一旁笑话他们,多好。不过现在也没那么糟,至少还是个小少爷,“越智”满意的推推眼镜,余光在瞄到自己肉身时,差点失手摔眼镜,还有谁比他更糟?这里随便一个人都比那个进藤光懂分寸,用膝盖想,他也知道他风流潇洒的形象是保不住了…..

 

这边厢这两个人还在挣扎着认命,那边厢三个人已经开始讨价还价了。

 

“塔矢”捧起长发要求道:“这头发从明天起我要扎起来,热死了。”

 

“进藤”&“绪方”异口同声:“不行。”

 

“绪方”又加价:“你给我好好保养。最好天天洗头做养护。”

 

“塔矢”张大口:“……”他今天才知道他最好的死党是个长发控!

 

而“进藤”只是摸摸头上的金色额发,考虑了下没说话。

 

伊角看看这边两人,又看看那边三人,无奈的摇摇头,所谓事关己则乱,这些人是太乱了还是太迟钝了?现在竟然还有空关心这些!他好想远离这些人,这些人跟他肯定不是一个次元的。

 

幸好进藤光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只是短信,于是“绪方”一阵噼里啪啦按键,快速的回了短信盖上手机。

 

其他人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手中的手机。在变回来前掉了包的身体不可能老跟自己在一块,难道以后只能发信息跟其他人联系再也不能直接讲电话了?现在去学变声还来不来得及?或者去买个变声器?

 

而如果换手机…那手机里面的隐私不就被对方看光光了?

 

“绪方”回复好信息抬头就看到其他人面色不渝的看着手机,想了想瞬间明了,不过他平时用手机也是发信息多,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拉拉恋人兼自己身体,说:“塔矢,明明给我发信息,说我明天如果不回家一趟,我妈妈就会到公寓找我,你帮我回一趟吧。”

 

“进藤”后背一僵,这种情况让他见他妈妈?他设想的情况可不是这样啊,他之前可是想过见岳父岳母时就顺便提亲的呀……不过……这也许是个机会?

 

相处多年,“绪方”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警告道:“不许做多余的事!”既然选择了塔矢亮,那么该做些什么事他都清楚,也想自己来,不能老依靠那家伙。更何况他还想攻呢!更不能放弃主动权。

 

“进藤”笑得温柔,习惯的想和平时一样揉揉对方的头发,伸出手却很快收回来。只是答应道:“好,我明天过去。”

 

“塔矢”再也忍不住,翻起桌上的空瓶子对着两人之间越靠越小的空隙砸过去,抗议道:“你们真是够了,换了身体竟然还能公然秀恩爱!”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