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2)

写在前头:1.人物可能ooc

                 2.身体+++++++灵魂对应如下:

                   进藤光(身体)++++++塔矢亮(灵魂)

                   塔矢亮(身体)+++++和谷义高(灵魂)

                   和谷义高(身体)++++越智康介(灵魂)

                  越智康介(身体)+++++绪方精次(灵魂)

                 绪方精次(身体)+++++进藤光(灵魂)

               3.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1)点我

                 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0)点我

 

(2)我的朋友也许都被外星人拐带了

 

尽管之前做了很多心理准备,但亲眼见到后,伊角慎一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敲开和谷公寓那扇简陋大门后,来给他开门的竟然是一脸春风拂面能化开两极坚冰的塔矢亮,于是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手上的饮料也差点要滑到地上去。

 

这冲击太大了啦!没想到和谷爽朗的笑容配在塔矢那张脸上原来杀伤力这么大。平常时候最多只能见到塔矢亮温柔礼貌的样子,哪想到竟然有机会见到那张美丽的脸对着自己绽放如此阳光的笑容,伊角可以肯定自己绝对脸红了,而且按这温度肯定还不是普通的红!

 

伊角一边努力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一边把饮料递过去并强迫自己转开头离开那张脸进门。

 

屋里坐的明明都是最熟悉的朋友和同事,伊角却不知要如何打招呼。想起早上接到电话,彼端礼貌温和到不可想象的进藤跟他说大家遇见了点情况,要他帮忙向棋院请假,当听到请假人员还包括了绪方十段后他就知道肯定很严重,担心之下问了原因就被叫到了这里来。

 

早知道就不问了,伊角很是后悔,被蒙在鼓里还好过现在在这里对着这群人,他向着众人望去,安静的独坐一隅在研究一堆报纸的“进藤”,开着平板端正的靠在床边聚精会神敲字的“和谷”,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眯着眼睛翻手机的“越智”……

 

啊哈哈,也没什么大不了嘛,不就大家安静了点,用功了点……当然要忽视那个在和谷公寓里翻箱倒柜找杯子倒饮料的“塔矢”和靠坐在另外一个墙角没戴眼镜而眯着一双细眼睛看少年jump的“绪方”十段……

 

呵呵…呵,也没什么嘛,哈哈……伊角颤抖着举起右手,正想开口,墙角的“绪方”却先一步扔了手上的书,走过来打招呼:“哟,伊角桑你终于来了啊。”边说着还拿起了桌上的可乐仰头大口喝了起来。

 

“是….我来…了…绪….”伊角努力的寻找着自己的声音,一句话还没说完,床上的“越智”就急冲冲的跑过来伸出手要去抢那瓶可乐,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威严:“不许喝这些会发胖的饮料!”可惜手太短,碰都碰不到可乐瓶,“绪方”只是简单的转过身就避开了骚扰继续喝了一大口,完全喝够了再把瓶子给“越智”,满足的眯着眼睛打了个响嗝。

 

“越智”掂掂手中瓶子的重量,脸一下黑了,把瓶子一扔再一把抓住“绪方”笔直的西装领口,冷冷的威胁道:“你给我去吐出来!”

 

被衣领勒得脸红的“绪方”犹自挣扎着大喊:“这个没什么啦,比你平时抽烟喝酒那些健康多了啦,你怕什么,你身材还不错耶~~”

 

“啧啧,”看报纸的“进藤”皱起眉头,报纸也不看了,冷着脸过来分开两人。

 

一直敲着平板的“和谷”则只是抬头一瞥就又埋首进屏幕里,完全事不关己的幸灾乐祸道:“可乐不只会发胖,还会杀精,进藤,绪方老师还没结婚呢。”

 

而“塔矢”一脸受不了的样子,瞪了“和谷”一眼:“不要用我的声音这样怪里怪气的说话越智!再说你确定绪方老师会想要小孩?”

 

“绪方”也停止了挣扎,同情的看向“越智”,说:“对不起绪方老师,我不知道你已经到了需要注意这个的年龄……我以后不……”

 

“你给我闭嘴!”“越智”掐着衣领的力度猛然大增,整个人压到了“绪方”身上,显然已经动了怒气。“进藤”忍不住叹口气连忙扑上去抓开“越智”的手。

 

伊角看着倒在地上互相撕扯的三人,又看看一旁冷眼旁观的“和谷”,再看看旁边撸胳膊要加入战团的“塔矢”,觉得头好晕。一定是他感冒还没好,要不就是之前发烧的后遗症,医生说他恢复得很好其实只是安慰不能参加国际赛的他而已吧。再要不然就是他走错门了!从刚刚给他开门的那个“塔矢”的笑脸开始,一切就都错了,一切只是他的妄想!对,回去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不,回去让医生给自己再检查一下,吃了药睡醒了就没事了!!

 

想通了的伊角急忙转身向门口走,“塔矢”半路改道抓住他的胳膊,一脸不解:“伊角你要去哪?快帮忙啊~”

 

“我……我想起手机忘棋院了,要回去拿。”伊角欲哭无泪,和谷,我病还没好我想回家……

 

“什么啊?”皱起眉头的“塔矢”一下霸气起来,奇怪的指着他的衣袋:“你手机在里面吧?我都看到你女朋友送的手机绳了~”

 

“呵呵……”伊角掏出手机,“原来没忘啊……”

 

而就这会时间,“进藤”已经成功的分开了两人。“越智”一脸火气的看着头发杂乱的“绪方”,冷哼一声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机。

 

电视里,胖胖的仓田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睛,札幌的拉面王国里几位拉面师傅连夜赶来东京为他制作拉面,新闻还说为了实现仓田老师昨天许的愿望,拉面协会号召全国的拉面店为其提供免费特级拉面,现已有上百家拉面店表示支持。日本最大拉面连锁“道千”还承诺给他提供终身免费服务。

 

扒拉着头发的“绪方”瞪圆了那双小眼睛,对着电视里那3大碗特级拉面吞了好大一口口水。

 

伊角看着电视里吃得满足的仓田,又看看目瞪口呆的众人,都是许愿,人家仓田成为了人生大赢家,他们这几个人却能把自己折腾成了这样子。

 

“越智”啪的一下关了电视,还摔了遥控器出气。“塔矢”一脸心疼,敢怒不敢言。

 

伊角好笑的坐下来,他已经大概能确定这些人内里的真正身份了。拉着“塔矢”坐过来,还招呼一直不动的“和谷”道:“越智,你也坐过来吧。”

 

“和谷”想了想抱着平板也坐到桌边。

 

桌边“进藤”正一脸耐心的给“绪方”打领带,“绪方”只是一脸理所当然的半仰起头不动的任由他作为。伊角突然发现从外形看,这两人其实非常般配,不带眼镜眯着眼睛的“绪方”就像刚睡醒的慵懒丈夫,正享受小情人“进藤”的亲密服务。最后大概是把人拥进怀里一顿热吻做奖励。

 

伊角转过头,发现靠到桌边来的“越智”正眼神复杂的盯着那两人瞧,伊角心一跳,这位正主绪方不会觉得这情景很美好,将来恢复原状后打算把真正的进藤光拐过来吧?不,进藤不会打领带,难道要拐塔矢亮?伊角转过眼,从外貌上看,肌肤赛雪还一头黑长直的塔矢亮确实更符合小情人的形象……

 

装着和谷灵魂的“塔矢”一脸受不了的拿起桌上的纸巾就扔过去,从早上醒来发现进藤光和塔矢亮已经发展到同床共枕的震撼,到现在两人如若无人的秀恩爱,他已经忍无可忍!连另外那个“和谷”也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伊角扶额,他可以想象如果这些人在外面不加收敛一下,一定能闹出一大堆风波,别的不说,各种绯闻是跑不掉了。

 

“你们够了!”看着自己身体和自己后辈和谐相处的“越智”终于爆了青筋,低声喝到:“小亮,以后在外面给我离进藤远一点!”

 

塔矢穿着恋人的身体,没有一丝不自在,闻言也只是继续着手头的工作,把领带拉了拉,确认位置端正不松不紧后才放开“绪方”坐好,礼貌得体的回答道:“放心吧,绪方先生,我和进藤还没出柜之前我不会让他和其他人传出消息的。”

 

“越智”推推眼镜,感叹道:“小亮,你越来越不可爱了。”

 

“进藤”弯弯嘴角,一向阳光的脸多了份沉稳:“老是沉湎过去是不好的,师兄。”

 

“绪方”则扒拉几下头发,不怎么熟练的戴上眼镜,直接无视身旁两人间战火蒸腾,拿过一杯可乐又一顿,换成一杯鲜橙汁喝。

 

伊角想,其实这些人变成这样后也不怎么着急嘛,还有余力打架斗嘴,可真是厉害啊,换成自己变成其中一个,估计会急得去撞墙试试能不能穿回来。

 

伊角看看还在敲字的越智版“和谷”,也许这个年纪最小的才是这群人里最靠谱的一个,于是凑过去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弄清楚了么?”

 

“和谷”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他一眼,又面无表情的把屏幕转了个角给他看。

 

屏幕上一堆血腥的画面,图片下面配着一些文字,伊角耐心看了下,冷汗就冒出来,原来这人从刚刚开始一直在看鬼故事……

 

“绪方”喝完果汁,开始拿过塔矢之前在看的报纸翻了起来。内在灵魂进藤一旦认真起来也是很正儿八经,现在皮囊换成了成熟男子还带了点专家味道,可惜形象再好一开口就破:“所以真的是因为昨天的红月亮吗?我就说那个月亮血红得有点可怕啊,搞不好有人会狼变。”

 

看着自己的身体搞笑的“越智”推推眼镜转开眼才接话:“昨天那个不是普通的红月亮,是非常罕见的四连血月全蚀中的一次,上两次分别一年前的4月和10月。今年9月份还有一次月全食。如果真是因为那个月亮,那我们就还有机会。”

 

“进藤”谨慎的拿过报纸:“我们能肯定的是发生这一切和昨天那个许愿脱不了干系,至于是不是月亮的问题,还要进一步确认。”

 

“我看就是那个月亮的问题,”永远帅不过三秒的进藤换了皮囊也改不了,难受的推推一直下滑的眼镜嚷道:“除了月亮还能是什么奇怪的原因?”

 

半斤八两的和谷君把“塔矢”的脸笑出了几分诡异,语调更是神秘:“还能是人为啊。”

 

“你是说……”两兄弟默契非常,一点就明,显然也被激起了脑洞。

 

绪方看着自己的皮囊跟着“塔矢”默契的笑得同样阴森实在控制不住想抽人,只是那两人一旦开启这种默契模式旁人是阻止不了的。于是塔矢门下两人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表演热闹讨论的脑残少年。

 

“对,例如谁的粉丝懂得妖法,做法让我们‘愿望成真’……”

 

“或者谁的棋迷跟恶魔做了交易,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也有可能是昨天那些来接机的棋迷记者,他们统一的精神力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让我们有能力实现自己说的话……”

 

“也有可能是昨天那些人理有特异能力的人,他发动了他的能力……”

 

“够了!”塔矢师兄弟难得一次同声,再看下去难保不会动手揍自己的身体。

 

而那两人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对,耸耸肩继续喝果汁看报纸。

 

也不是没看过恋人发神经的时候,塔矢抓几把恋人的金色额发出出气,问:“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样你们打算怎么办?”

 

两人相看一眼,仿佛不关自己事一样摇摇头,异口同声问道:“要怎么办?不知道啊。”

 

塔矢门下两人一边深呼吸一边想着是不是要开心两师兄弟还没这么默契过,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在灵魂,现在可都是同一步调。

 

一直沉默的“和谷”干咳了一声表示自己要发言,于是众人看过去这位精英版的“和谷”。

 

“和谷”只是说:“不管原因是什么,我们只要换回去就行。”

 

众人惊讶了,难道越智这家伙这么快就找到方法了?

 

“和谷”伸手要推眼镜,才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戴眼镜,只能遗憾的放下手,点开刚刚的网页给众人看,略带兴奋的说:“据说我们这种情况,身体和灵魂之间非常不稳定,一旦受到惊吓或者生命威胁就很容易灵魂离体,这上面还说离体的灵魂与自己身体的吸引力是很大的,为了能重回身体,能把一切不属于自己身体的其他灵魂,包括恶鬼的灵魂挤出去。”

 

众人看着一向喜欢说笑的“和谷”现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忍不住都嘴角抽搐。不用继续听,也大概知道这人接下去的话非常不靠谱。

 

身体的正主忍不住握起拳头,挑着眉头问:“那你说怎么办?”

 

兀自兴奋的“和谷”还没感到危险,继续说了下去:“例如我们让其中一人受到惊吓或者生命危险,应该就能让那个人灵魂离体,离体后的灵魂就会去挤出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个人,夺回自己的身体。被挤出来的灵魂又会找到自己真正的身体,这样下去不就能解决问题了嘛。”

 

众人一阵沉默。

 

“和谷”依旧一本正经,但是眼睛却充满了期待,见没人出声,他问:“有问题么?”

 

“有。”“绪方”不耐烦的托了托眼镜,问:“要怎么吓?”

 

“嗯,”“和谷”点点头,把网页拉了下去,指着一个地方说:“这上面有举例,我看了下,成功率比较高的是跑到马路上被车撞,只要选好角度应该不会死,”

 

“哦,那这个被吓的人是谁?”“塔矢亮”眯起眼来,自然形成了一股压力,他把拳头紧了下,只要这人真的说出他心里想的那样,就算是自己的身体,也绝对照揍不误,最多揍完了帮忙上药让自己快点复原。

 

“和谷”终于抬起头,往众人一一看去,第一个,塔矢亮的身体住着和谷的灵魂,身体不能得罪,pass。另一个,绪方的身体加进藤的灵魂,身体不能得罪,pass。然后是进藤的身体塔矢的灵魂,灵魂不能得罪,pass。后面是自己的身体,绪方的灵魂,两个都不能损坏,也pass。最后只剩下现在的自己,和谷的身体自己的灵魂啊……越智想了想,被撞后灵魂应该无损,于是沉着脸咬咬牙自荐道:“我来。”

 

“塔矢”倒抽口气,忍了忍,问:“如果不小心被撞死了怎么办?”

 

“我…”“和谷”又想托眼镜,却碰到了眼睛里,说:“我可以让家里的司机来撞,应该比较安全。撞伤了医药费由我负责。”

 

“塔矢”终于举起拳头,不再压着火气让整个人看起来气势逼人,越智不自觉就缩起身子往后退,平时温和的“塔矢”声音也充满了胁迫感:“我问的是撞死了怎么办?”

 

虽然被气势所压,但“和谷”还是挺直腰背,逞强道:“不会的。我们可以先让司机撞点其他东西,等熟练了再来撞你的身体……”

 

“哈!”“塔矢”冷笑一声,进藤忍不住用着“绪方”的身体发抖了,他还从没在真正的塔矢亮身上看过这么恐怖的气势。难道这人平时对自己其实是很温柔的?

 

那边厢“塔矢”的拳头已经落上去,却不料迎接了自己身体的拳头,两人一下厮打成团,“塔矢”边打边喊:“我现在把你打个半死比被车撞安全!你不要拿我的身体还手!”

 

这次大家连劝架的兴头都没有了。塔矢摸着下巴坐一边看两人拳来脚踢的,默数着自己的身体上挨了多少拳。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