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she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by高晓松他妈妈

【棋魂亮光】不要对着红月亮许愿(1)

第0章点我

 

 

  1. 一觉醒来我不再是我

 

和谷义高从梦中醒来,正想和平时一样伸展下四肢却发现双手完全动弹不了,胸口还个暖呼呼沉甸甸的东西压住了。

 

怪不得刚才会做噩梦!

 

和谷义高愤怒的睁开眼睛,却一下子被吓得忘了呼吸。压在他胸口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他好兄弟进藤光的黑金双色头!先别说这人怎么会跑到他床上睡觉,他们两出活动的时候同屋或者同张床上睡觉的机会多了去了,但以往每次都不会是这样的!这家伙现在正趴伏在他身上,双手牢牢圈住他的腰,把他的手也圈在了里面,而头埋在他的胸口,热乎乎的鼻息对着他的领口……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多是被这人当成了抱枕,好兄弟间亲密点也没什么不好,就算两人姿势再暧昧,他们彼此可一点都不暧昧,对,他可以对天发誓,他,和谷义高对进藤光,可是一点歪念都没有,虽然事实证明进藤光是个弯的,但是他可是笔直笔直的,绝对绝对的180度!不是179也不是181,就是180度绝对直线!

 

可是,可是,谁能来告诉他,清晨醒来被好兄弟圈在怀里动弹不得,而自己某个热乎乎的地方正硬硬的顶着好兄弟的腰部,这种情况笔直笔直的他要怎么办啊?!

 

咦,不对啊,身上这睡衣是怎么回事?和谷义高觉得有点头晕,昨晚自己实在太累,又受不了老妈的电话唠叨,于是澡也没洗换了运动服就直接瘫倒在公寓床上……那身上这是怎么回事?看这花纹,和进藤身上的竟然还是同款的,而且,和谷义高越发觉得不对劲,这房间的摆设很陌生,床很陌生,进藤光抓在手里的墨色长发也很陌生……咦?

 

塔矢亮震惊的看看手里的长发,又看看正对着的那个一脸茫然的“自己”,慢慢爬起来,一顿,又坚定的坐起来,然后,双手狠狠的抓向对面那张脸。

 

“你是谁?”

 

“啊疼!!进藤你干什么?!”

 

同时出声的两人又同时停止了动作,塔矢亮发现对面这人不只有张和自己一样的脸,还用和自己一样的声音叫自己进藤?!和谷义高则一脸被雷劈到一样的回忆着刚刚的声音,不敢置信的看着垂落胸前那把墨绿色头发。两人瞪着眼睛对看着彼此,都不愿再出声。半晌,塔矢亮终于起身,并且拉着对面那个已然僵硬的“塔矢亮”走向浴室。

 

浴室里,塔矢亮望着镜子,照着记忆艰难的做出一个鬼脸,镜子里的“进藤光”就笑出了那个记忆里的鬼脸。塔矢亮忍不住抽抽嘴角,想着是不是该佩服下自己的聪明,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竟然真的猜到了。而对面站着的“塔矢亮”已然不淡定的对着镜子捏脸蛋扯头发敲打镜子……

 

塔矢亮学着记忆里的恋人一样抓了下头发,一把把对面的人拉好,他实在不能忍受自己那张脸再出现那些白痴表情了,他尽量让声音平静,说:“我是塔矢亮,你是谁?”

 

和谷义高看着眼前一脸忍耐的“进藤光”,又看看镜子里照出来的2人,里面没有应该出现的“和谷义高”,只有“塔矢亮”和“进藤光”,终于丧气的垂下了头,声音也是有气无力:“我是和谷。”

 

“进藤光”深吸一口气,接着就转身把毛巾牙刷牙膏一咕噜全推到“塔矢亮”面前,接着又想起什么一样往某处看去,和谷也低下头看过去,经过刚刚一系列的惊吓,“塔矢亮”的小小亮也垂头丧气了。“进藤光”脸微微红了下又很快恢复淡定,吩咐:“你先洗漱,我去打电话。你昨晚没关机吧?”

 

“塔矢亮”想了想,摇摇头。“进藤光”立刻转身走出浴室。再看着自己的脸做出那些丧气的表情,他真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塔矢亮拿着恋人的手机很快拨通电话,电话只响了2声就被接起来,可彼端却一片寂静。塔矢亮心沉了下去。如果那方是穿着和谷身体的进藤光,那么那人要么就已经醒来发现情况不对接起电话后大喊大叫询问情况,要么就还没睡醒,任电话响了十来下后才不耐烦的按通接听键嘴里“摩西摩西”的问着眼睛却是一点不睁开的迷糊着。而现在这种状况塔矢亮也有点没把握了,只能试探的问:“你是谁?”又过了几秒,电话彼端才传来和谷比平时低了几个音调的声音:“我是越智。”

 

“……”一时间,塔矢亮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对面又说话了:“绪方老师说他正在我家看报纸。”

 

“……”塔矢亮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是和谷吧,如果没猜错,你现在身体应该是塔矢亮的,对吧?”

 

“你知道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塔矢亮没想到越智那么快就找到答案了,声音有点激动。

 

“……这声音是……进藤?难道我们猜错了?”对面和谷的声音有点颤抖。

 

塔矢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昨天记者的采访吗?……让我们许愿那个。”

 

“……”塔矢亮一下想起了昨天,他在某人挑衅的眼神下说希望勇敢得像进藤七段那样,然后今天他就变成了“进藤光”……

 

这算是愿望实现了么?

 

塔矢亮苦笑了下,回答:“应该没有错。”

 

“你是塔矢吧,让和谷他们待会都到我这边来。”

 

“……好。”

 

塔矢亮放下手机,回忆着昨天采访时某人的回答,暗想着在大家都鸡飞狗跳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人是不是正在绪方先生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梦游仙境。而这时,他自己那台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他拿起来,不意外来电显示正标着“绪方先生”。

 

塔矢亮就着手上的位置点开了接通键却不放到耳边去,果不其然,话筒里一下响起高分贝的声音,绪方那把略带阴沉的成熟男性嗓音此刻正带着十万火急天要塌下来的慌乱:“AKIRA,不管你身边睡的那个人是谁,把他踢下床,那个人不是我啊啊啊!!”听着电话里的啊音终于接近尾声,塔矢亮正要把电话放到耳边,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和谷抢过电话,不顾“进藤光”冷得冻人的眼神,清清嗓子后甜腻腻的开了口:“哟,亲爱的HIKARU,你不知道你要让我踢的那个正好是你家AKIRA吧?”

 

“……”彼端静默5秒后突然爆发高8度的声音,“你个混蛋你是谁?!”

 

塔矢亮看着边皱眉边敲耳朵对着电话抱怨耳朵要聋了“自己”,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表情可以这么疯癫搞笑,而绪方那把故作深沉的声音其实一发火就像暴走族一样……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wendyshe | Powered by LOFTER